别再照单全收了!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9书屋兴农691人已围观

别再照单全收了!

山姆.艾略特(Sam Elliot,化名)是一名能干的硅谷主管,在他的公司被规模更大的官僚企业收购后,他发现自己忙到分身乏术。

他很认真在新职务上扮演乖乖牌的角色,所以没有详加考虑就对许多要求说好。而结果是,他常常花上一整天的时间,从一场会议赶赴另一场会议,试图取悦每一个人并完成所有的事。他的压力上升,工作品质却随之下降,就好像他专做不重要的事情似的。也因此,他的工作变得令自己不满意,也令他想卖力讨好的对象感到失望。

在沮丧之中,公司找上他,给了他一个提前退休的方案。可是他才五十出头,对退休并不感兴趣。他短暂地想过要开一间顾问公司,做他已经在做的事。他甚至想过要以顾问的身分将他的服务卖回去给他的雇主。不过这些选项似乎缺乏吸引力。于是,他去找一位良师益友谈话,对方给了他出人意料的建议:「继续待着,但做你身为顾问会做的事情就好,其他的别做。而且别告诉任何人。」换句话说,他的良师益友建议他只做那些他认为必要的事,并且忽略别人要求的其余一切。

这名主管把建议听了进去!他承诺每天都会捨弃繁文缛节。他还开始说不。

起初他有些迟疑。他在评估各项要求时,总是以胆怯的标準为基础,像是:「考量到我拥有的时间和资源,我真的能满足这个要求吗?」如果答案是不能,他便会拒绝这个要求。他惊喜地发现,儘管大家一开始看起来有些失望,但他们似乎尊重他的据实以告。

被小小的胜利所鼓舞,他开始推辞更多要求。现在,当有人提出要求时,他会停下来仔细思考,并用更严苛的标準进行评估,像是:「这是我目前该用时间和资源去做的当务之急之事吗?」

如果他答不出明确的是,他便会拒绝这个要求。而再次令他感到欣喜的是,儘管同事们起先可能看似失望,但他们很快就开始因为他的拒绝而给他更多尊重,而不是更少。

胆子大了以后,他开始将这套选择标準应用在每一件事情上,而不是只用于直接的要求。在过去的日子里,他总是自愿接下最后一刻才蹦出来的提案或任务;但现在他找到了不参与的方法。他曾经是最早跳进电子邮件讨论串的人之一,但现在他只是置身事外,让别人自告奋勇。他停止参加电话会议,因为他只要几分钟就会失去兴趣。他停止出席每週例会,因为他不需要这些资讯。他停止参加行事曆上排定的会议,如果他无法做出直接贡献的话。他向我解释:「只因为我受到邀请,这个出席的理由似乎不够好。」

起先他觉得自己任性妄为。但透过精挑细选,他为自己赢得了空间,而在这个空间中他发现了创意的自由。他可以一次只将精力投注在一个专案上。他可以进行全盘的规划。他可以预期到障碍并开始移除障碍。他没有因为试着做完所有的事情而忙得团团转,他反而可以把对的事情做好。他新许下的诺言是:只做真正重要的事,并排除其余的一切,而这恢复了他的工作品质。他没有像多头马车一样进展迟缓,反而对完成真正重要的事情产生了极大的动力。

他持续进行了好几个月。他立刻发现自己不只是白天在职场上找回不少时间,晚上在家里甚至还找回更多时间。他说:「我重拾了我的家庭生活!我可以在像样的时间回家。」现在他不当电话奴了,他关掉手机,上健身房,还跟妻子外出用餐。

 令他大感讶异的是,他的实验并未产生负面结果。他的经理没有责备他,他的同事也没有生他的气。正好相反;由于他只留下对自己有意义而且对公司确实有价值的案子,他们反而开始比以往更尊重和珍视他的工作。他的工作再次令他心满意足。他的绩效评等一路上升,最后还得到了职业生涯中最大笔的红利之一!

这个例子讲的正是专準主义(essentialism)的基本价值主张,那就是:你唯有允许自己不再照单全收,不再对每个人说好,你才能对真正要紧的事情做出最高的贡献。

现在,让我问你这个问题:你是否曾发现自己忙到分身乏术?你是否曾觉得工作过度又未能充分发挥实力?你是否曾发现自己专做不重要的事?你是否觉得忙碌不堪却缺乏生产力?就像你总是在移动,却从未到达任何地方一样?

如果你对上述的任何问题答「是」,你的出路便是专準主义者之道。

摘自《少,但是更好》

Photo:Moyan Brenn, CC Licensed.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