担心取缔一并带走 重雇期限到 外劳不敢开工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11书屋兴农514人已围观

担心取缔一并带走 重雇期限到 外劳不敢开工 政府随时展开取缔行动,部分非法外劳已离开,但吉隆坡批发公市仍见部分外劳或难民在工作。

“重雇非法外劳计划”大限已过,移民局随时展开取缔外劳行动,外劳纷纷躲、闪、避!

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早前强调“重雇非法外劳计划” 铁定于昨天(6月30日)结束,不会延期,由于新政府刚组成,许多雇主或外劳都担心新官上任三把火,因此不获准证的外劳早前已陆续离开。


此外由于前朝政府曾在取缔外劳时,一并把非法及合法外劳带走,这也使到合法外劳担心事件重演,成为惊弓之鸟,今天不敢“照常”到巴刹开工。

重雇非法外劳于昨天截止,据悉市场上依然充斥无法通过程序申请注册准证的外劳。

外劳漂白政策不奏效

《》抽样询访工业、贩商与批发公市代表,他们坦言,前朝政府推行多时外劳漂白政策不奏效,各领域雇主普遍难聘请到外劳填补劳力的缺失,加上外劳政策不明朗,以致业者惟有持续聘用非法外劳。

一些业者也吐糟,即便他们在一年前已着手为外劳申请“重雇非法外劳计划”,但一番耗时耗力后,却不得要领,由于担心期限到随即会受到对付,因此早于开斋节后陆续让外劳离开。


有者坦言,我国5·09大选换新政府后,担心政府会更加严厉取缔,进而加速外劳的离潮,不过此现象衍生各行各业劳力严缺的问题有待解决。

缺人力不利国家发展

受访者有指,外劳问题向来是个课题,从早前纯粹填补人力问题,到后来外劳泛滥,加上难民涌入衍生治安问题,近年政府严打非法外劳政策,让业者大为无奈。

他们坦言,一些行业本地人不热衷从事,因此的确需要外劳代劳,希望政府在严打非法外劳的同时,也拟定政策,解决人力问题。

担心取缔一并带走 重雇期限到 外劳不敢开工 半山芭巴刹一些平时外劳开设的档口,今天“休息”,有的则如常开档做生意。

他们说,业者已难聘请到本地人替补外劳,如今外劳也不见踪影,一些行业被逼缩小来做,即便有生意也不敢大量承接,担心人力导致运作不理想,得失客户,惟如此情况长久,恐不利国家发展。

有者直言并不反对政府展开大型取缔外劳的行动,惟他们希望政府有完整的应对方案,以解决本地外劳泛滥的问题。

应让难民填补空缺——安邦美华城合大工业工商会主席●余亚绒 

在早前的国阵政府时代虽不让聘请非法外劳,不过厂家勉强聘用持联合国难民卡者取代;如今换了新政府,大家担心受到对付。

从开斋节过后,已陆续让没有准证的外劳离开,这两日可说工业区少了大半缅甸难民,其他非法国籍外劳鲜少见踪影。

我被外劳课题纠缠近两年,许多厂家因外劳短缺及政府严打聘用非法外劳的商家,业者不敢聘用,甚至有生意也不敢大量接,担心人手不足无法按期完工,宁缩小来做,这样长期下去将不利国家发展。

我国小工厂难以机器化,例如家具、铁厂及运送服务业等,需要大量劳力去运作。

我国的缅甸难民数量相当多,如今随商家不敢聘用他们,令人担心他们在没有入息的情况下,涉及非法勾当,影响治安;希望新政府在国家能在外劳短缺情况,折衷由难民替代劳力。

贩摊少卖四成货——吉隆坡半山芭小贩小商公会主席●陈克强

以往政府雷厉展开取缔行动,外劳无论合法或非法都会一并被带走,如今重雇外劳期限已到,半山芭巴刹许多外劳不敢现身开档,包括罗里运载来的蔬菜也没有外劳敢前去搬货。

单是今天贩摊就少卖了40%的货量,预料巴刹这段时期的运作将不甚理想。

半山芭巴刹并非不聘请本地人,但在巴刹摆卖向来是劳力工作,要早起摸黑运作,多年以来本地人都不从事这个行业。

本地贩商都配合政府为外劳办理注册,早期也发生商家把外劳费用支付给中介,但非法外劳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。

这个巴刹有1000多个档口,就有500位外劳,希望政府推行开放与透明的政策,协助贩商聘请合法外劳,并减少贪污问题。

申请手续繁文缛节——吉隆坡武吉免登小贩商联合工会主席●薛富丰

由于新政府强调廉洁及近日不时有执法官拉大队到商业区突击,许多商贩不敢采用非法外劳,包括缅甸难民或漂白多时尚没取得准证的外劳,不敢叫他们来工作,担心被对付。

无论如何,阿罗街由于是城市商区,商贩都不聘用非法外劳,大多数是持有准证的外劳工作,影响不大。

我也有协助业者处理外劳漂白计划,过去前朝政府虽说开放漂白,但许多雇主经过繁文缛节后,付了不少费用,等上一年半也没等到准证下来,10宗申请有9宗可谓无下文。

在我们继续跟进时,又因保险、医检届满一年,得重新为外劳支付各种款项及做检查,当一切完成后,相关准证已期满一年,得重新申请,令雇主深感气结!

吁请政府认真看待外劳问题,尤其是繁杂申请手续令雇主无法应对之余,外劳短缺也会影响整个经济发展。

拟方案监督管制——吉隆坡蔬菜批发商公会副主席●锺德强

吉隆坡批发公市向来是外劳和难民聚集的地方,也已有三代人就住在批发公市周边,因他们人数众多难监督,引发治安不靖,不仅偷窃和抢劫,还摆卖抢滩,贩商无奈才给他们提供工作机会。

批发公市的外劳和难民高峰期有整万人,有的外劳担心政府取缔,早前有的已自行离开,如今可能尚有5000人,当中50%是难民,余者是没准证的外劳,他们也不获难民署所接受。

有的难民早前曾参与6P计划,可是他们基于在本地医疗仅付一半费用、不必缴付人头税,加上向往移居欧美国家,而不愿放弃难民证,申请合法外劳注册。

大马菜业联合总会于上周已致函内政部,要求针对外劳问题会晤,公会并不反对政府取缔,反之贩商愿意与政府配合,因为有些外劳也滥用准证在本地当老板,对本地商家生意带来冲击。

不过我们也希望政府理解,贩商协助聘请难民只是让他们有工作,而不是因为商贩提供工作机会,才让他们变相人数泛滥。

我们希望政府有完整的应对方案监督管制,以解决外劳泛滥问题。

报道:潘丽婷、陈慧芸 摄影:黄亮晖、陈奕龙

报道:潘丽婷、陈慧芸 摄影:黄亮晖、陈奕龙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