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学乐器电脑‧视障生拓视野‧有眼无珠看到世界

作者: 时间:2020-08-01书屋兴农345人已围观

自学乐器电脑‧视障生拓视野‧有眼无珠看到世界(槟城‧大山脚24日讯)天生没有眼球的14岁优秀生杨康润虽失明,但他从不把视障视为学习的绊脚石,反而勤奋不懈,靠着过人的的毅力考取好成绩,并弹得一手好钢琴,因为热爱音乐,他还无师自通的学会口琴、小提琴及笛子等多种乐器。好学不倦的他早前自学电脑及掌握上网技能后,也搭上社交网站如面子书的潮流与友人聊天、玩线上游戏及“听戏”等,让他黑暗的世界顿时变得丰富起来,也让他直呼彷彿“看到了世界”,因此,他立下志愿,将来要当“软件编写工程师”,以研发一套适合视障人使用的电脑软件,让失明者也可借助网络的便利,掌握更多资讯及开阔“视野”。目前在槟岛再奴阿比丁国民中学求学的杨康润,自小就在家人爱的浇灌中快乐又正面地成长,让他从不感到孤单或悲观,反而积极过活,努力学习。杨康润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家人早前购买一台电脑给他后,即在电脑里安装一套专供失明人士使用的荧幕阅读软体,以方便他操作电脑。由于失明人士无法看到荧幕,所以,使用电脑的失明人士每按一个键或採取一个步骤,上述软体都会发声,让使用者知道下一步该怎幺做。玩线上游戏面书难不倒过后,他在向小学老师习得基本的电脑操作知识后,即孜孜不倦的开始自学电脑,甚至成为“网络一族”。只见他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游走,不管是上“优管”(YouTube)听新闻和听戏、浏览面子书、使用Skype与友人聊天、玩线上游戏、打字做功课、发电邮等,一点都难不倒他。黑暗中入父面书找照片他披露,能够畅游网络世界,让他感觉有如开阔了他对宇宙的“视野”,也让他感受到另一个世界的五彩缤纷。“我这才明白到一件事,即是失明者也不一定就要一生与黑暗和孤单为伍,原来网络能够拉近我与外界的距离,与世界不再有隔阂。”杨康润已背熟键盘上所有字母的位置,再靠着荧幕阅读软体,他便可听着电脑所发出的指示操作,只见他很熟练的键入“优管”页面,找出他曾与同学上台表演的录影片段,然后再进入父亲的面子书寻找自己与家人的旧照片,再把它这些照片全存进记忆棒(Pen Drive)里,速度惊人。“我们不用滑鼠,也可操作电脑,做很多普通人能办到的事情。”免拼音打错字自有取巧法在网络世界,杨康润是单靠拼音输入中文字,基于中文同音字极多,看不见的他又如何选字呢?他笑说,为免自己打错字,他会使用“组合键入”的取巧方式寻找正确的字,例如,他在打自己的名字时,会先输入“杨先生”,然后删除“先生”,留下“杨”,再输入“健康”,删除“健”字,留下“康”,输入“滋润”,删除“滋”后便剩下“润”字了,虽然这种方法麻烦,但胜在不会出错。盼研发视障者电脑软件互联网上人人平等,让杨康润打破封闭的框框,感受到和平常人一样的自在,他说,这样美好的体会,他很想让更多的失明人士受益,所以,他会努力实现当一名电脑软件工程师的梦想。“体验到视障儿在学习路上的困境,我希望将来可以研发视障人适用的电脑软件,好让他们也能享受上网学习之乐。现在的我就在尝试学习编程代码(Programming Code),虽然有一定的难度,但我还是要坚持下去。”看见儿子茁壮成长,52岁父亲杨振耀感恩地说,儿子的自强与勇敢让他们都忘了他的缺陷,而把他视为正常的孩子来对待,因为儿子的开朗、坚强和坦然,也让他们全家学会不再在意别人的眼光,凡事勇敢面对。“令我感到欣慰的是,儿子非常健谈开朗,在网络找到自己的方向和快乐,他不但学习很多新事物,更结交很多的朋友。”父母曾怨天半夜痛哭四处求神杨康润在三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,他出世时,医生发现他的双眼连成一线,和一般小孩不同,于是用手撑开其眼睛,竟发现里头没有眼球,令父母既震惊又悲痛。初时,父母因无法接受天生没有眼球的孩子,常常半夜痛哭,怨恨上天为何狠心让这无辜的孩子承受痛苦?在六神无主下,他们多次抱着康润到吉隆坡求医、并四处求神拜佛,希望助他重见光明,可是都徒劳无功。父亲杨振耀披露,当时,医生建议家人为康润安装假眼球,它虽然无实际效用,但至少让儿子的眼睛美观,但他们获知眼睛与脑部的位置非常接近后,担心手术会伤到儿子的脑神经线,遂决定放弃。他感慨地说:“我们听到哪里有神可以拜,就去了。最后问无可问了,只能问回自己(到底要怎幺办?)”家人不离不弃变乐观他说,医生后来介绍他们去接触和视障的组织与书籍,他和妻子经过辅导员的开导后,这才终于渐渐接受孩子天生残疾的事实,并全心抚育孩子长大成人。“儿子虽然失明,但四肢健全,只要好好栽培他,会有成才的一天,所以,我们不再感到心慌,而是付出更多的耐心去养育孩子,让他享有正常的生活。”为了照顾康润,母亲郑素萍(47岁)辞去工作,当全职家庭主妇;杨振耀在去年初开始创业,以拥有弹性的时间载送儿子上下学。康润能拥有自信又乐观的人生,全因家人对他的不离不弃、无怨无悔的付出。语言天份强三语方言流利因在学校交到许多巫、印裔的朋友,让杨康润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及国语,加上他在家是以中文交谈,妈妈也教他中文,致使他掌握了三语的能力。杨康润的母亲郑素萍不讳言,儿子的语言天份超强,在儿子四五岁时,她常带着他回娘家,以致儿子也常接触到只会讲潮州话的外祖母。“结果一老一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,最后康润竟然也会说潮洲话,这连他的姐姐哥哥都没学会的呢!”她说,儿子的性子虽急,但很好学,学习能力很强,尤其耳朵特别灵敏,对各种声音非常敏感。或许因为这样,让康润爱上了乐器发出的声音,因此家人便让他学钢琴,还给他买了吉他、小提琴、口琴等让他自学。康润就这样凭着记忆,轻而易举的弹出或吹出美妙的旋律,可谓多才多艺。他还想要学习管絃乐器,如二胡等。俏皮的康润在採访过程中弹奏电子钢琴,随后还利用电子钢琴的声音独创“鞭炮声”及“舞狮敲锣打鼓声”,逗乐了在场的记者和家人。与健全同学上课全级考第2在校内,杨康润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他曾于2012年的小六评估考试(UPSR)考获5A佳绩,并获选为全国最杰出的特殊学生之一。2013年升上初中一后,即使是与健全的同学一起上课,但他也没有落后,反而考获全级第二名。此外,品学兼优的杨康润也多才多艺,从2009年学琴至今已考获钢琴第三级,曾多次参与校内校外钢琴表演,并且靠着摸索学会吹口琴、小提琴及笛子等多种乐器。能够畅游网络世界,让他直呼“看到了世界”。修12科功课量比同学多家人满满的爱和鼓励,有如为杨康润漆黑的世界注入了阳光和色彩,他也认清了,只要不放弃,就算是视障者,也有艳阳天。他说,为了追求远大的抱负与理想,他很努力地去过生活,并希望每一天过得有意义,以此来回报家人对他的关爱。“家人没有给我压力,但期待我做到最好,所以我都会努力去做每件事。”每天清晨5时,康润就起床,梳洗后便去上课,放学后,他还得上特殊教育班直到下午三四时,因此,他所应付的功课量比同学还多。他共修读12项科目,但视障并未阻碍他的学习进度,去年第一学期期考,他在全级78人当中考获第二名,其中有9个科目考获A等。“我另一个失明的同学考获全级第一,我们的分数只相差几分,我会再努力。”虽然家人没有在课业上施予压力,但康润总是想表现出最好的一面,因此,在学习上,他也表得得非常主动,一遇到难题会向老师求助。同学告知老师黑板写什幺虽然杨康润目前就读的中学属正规学校,必须与其他正常的孩子一起上课,但他没有受到任何歧视,也没有功课赶不上的问题。他说,同学们都很照顾他,在课业上也给他很大的帮助。“同学都很照顾我们,老师在黑板上写字或做一些事情时,同学都会主动告诉我们老师在做甚幺,毕竟我们看不到。”杨康润的班上有17名学生,其中3人包括他在内都是视障儿,其他同学则是健全的孩子。提到做作业的过程,他说,他们一般都要把作业交由特殊教育的老师翻译成点字后,才能带回家做,之后再通过该名同样患视障的老师替他的作业翻译成普通字,再交回给有关科目的老师批改。“老师担心视障同学跟不上进度,都会先向我们解释课业的内容,好让我们提早準备有关课业的点字,所以我们的学习进度往往比普通老师教的还要快。”为了加速完成作业,杨康润目前使用电脑打字做功课,再把功课电邮给老师批改。“只有我和另外一名同学会打字、上网交功课,不必特殊老师再另外做翻译。”此外,杨康润提到,他在小学上课时,有特殊老师教他使用电脑,可是目前就读的中学却缺乏教导视障者的电脑老师,让他对此感到难过。‧报导:曾采灵、陈玉燕‧2014.02.24

相关文章